华人生活网 > 新闻 > 正文

比海洋还辽阔的是人的胸怀丨记辽阳顺锋钢铁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 于海洋

2021-08-25 17:48:07 来源:网络

费正清曾告诫他的学生说:“在中国的黄河上逆流行舟,你往往看到的是弯曲前行的船,而没有注意到那些在岸边拉纤的人们”。

当我们把目光投向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发展大潮时,更多的人看到的也许是大潮的雄奇壮观、气壮山河和一往无前的瑰丽画卷,而很少关注那些组成海浪的涓涓细流或拉纤的背影。

在这样一场伟大的变革中,推动历史的巨轮滚滚向前的,正是这样一个个被忽略的有血有肉、有悲有喜的商业人物,他们的命运沉浮、艰辛历程构成了这一宏大叙事最为动人的细节,他们如黄河纤夫般躬身前行的身影,必将成为这个时代留给后来者最美的风景。

只有通过细节式的历史素描,才可能让时空还原到它应有的错综复杂和莫测之中,让人的智慧光芒和人性魅力,以及他的冤屈、苦恼和悲哀,被日后的人们认真地记录和阅读。

而今天走入我们视野的这位企业家,他所经历和遭遇的,既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也是历史进程中因人为因素干预而不应该发生的人间悲剧。我们走进这片“海洋”,是想给历史和现实更多启迪,更期待他所生活的这片土地,在历史教训的土壤上,生长出比海洋更辽阔的商业精神和现代司法文明,为未来更多的弄潮儿开辟出新的伟大的航线。

企业家于海洋

于海洋,毕业于辽宁大学国民经济计划与管理专业,为其校长冯玉忠所激赏;后接受天津大学、辽宁大学联合培养,获授天大技术经济学硕士学位;又师从辽宁知名李仲元习书法,还师从辽宁朱檏存学中国画,皆有造诣。

但他绝不只是书斋里的文人,而是一位于2006年在中外合资企业着手恢复党组织、成立工会的企业家,一位为职工造福深受职工爱戴的民营企业家,一位为沈阳市政府排忧解难的社会企业家。

于海洋的创业之路上,有员工山呼万岁的荣耀,也有跌落泥潭的愤懑。回顾于海洋大半生的跌宕沉浮,他奉献了很多,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2006年11月,于海洋受港商大股东之托,出任辽阳顺锋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于2007年3月兼任董事长。受此委托的原因,主要在于他曾经有过一次救活濒临倒闭国企的经历。当时,由他主管的沈阳富通房屋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正是在他接手后,解决了长期拖欠沈阳纺织厂职工安置费等历史遗留问题。

辽阳顺锋钢铁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国有矿山企业,据法制日报记者郄建荣一篇题为《顺锋钢铁13年引资:企业频频易主 诉讼战火不断》的报道中所载,1993年,辽阳兰花岭铅矿由于矿产资源枯竭面临关闭,为了安置原国有矿山的800多名职工,当地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入香港怡金公司,将原国有矿山改制为中外合资企业,保留20%的国有股权。然而不到两年,外资投资方因就经营不善,企业生产面临停滞状态。1996年,政府再次招商引资,香港顺勤公司出资1000万元从香港怡金公司手中购买了顺锋80%的股权,其余20%仍为国有,香港顺勤控制人黄锦新出任公司董事长。由于难以改变顺锋的窘境,黄锦新到香港再次融资,后与其同乡杨永强兄妹就顺锋的归属产生纠纷,从2004年开始,顺锋就陷入了黄杨之争的诉讼漩涡,生产经营几近瘫痪。

在此期间,顺锋已经建了一半的高炉成了废品,厂房与办公场所沦为废墟。矿山停产,采场凋敝,时有不法分子偷采乱挖,满目疮痍,国有资产流失严重。矿场只能承包、抵押给私人经营,公司只收取很少承包费用,勉强维持生计。神仙打架,百姓遭殃,黄杨之争受害最深的还是企业职工。在黄杨为股权争执乃至诉讼期间,工人们全部放假回家。这些国企职工为了生存,只得四处打工维持生活。上至工会主席、中层干部,下至基层工人,奔波在收苞谷、摆地摊、装卸货物的零工现场,为了养活一家老小维持着最低的生活水平。被逼无奈的工人多次到辽阳市政府、辽宁省政府上访,问题却始终未得到解决。

2006年1月25日,受黄杨之争摧残而行将就木的顺锋被政府主管部门叫停一切采矿活动,采矿许可证也面临被注销的可能。若再无补救措施,这家老牌国企将被按规定予以关闭,在国家“振兴东北”战略正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黯然退场,留给地方政府一地鸡毛,留给与她相依为命的数百国企职工一生阴影。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正是在此危急存亡之秋,于海洋来到了顺峰。

顺锋作为中外合资企业,占80%股份的大股东港商囿于产权之争不出一分钱,当地政府作为占20%股份的小股东仅仅以场地作为出资。而此时顺锋矿坑荒芜,厂房破损,机器生锈,毫无生产能力。2007年7月23日,辽宁省国土厅勒令顺锋采矿场限期整改,逾期不合格将按照规定予以关闭,并由原发证机关注销采矿许可证。要想救顺锋于水火,当务之急是注入大笔资金解决人员与设备问题,让矿场活起来。但问题在于,单凭这样一个千疮百孔被勒令停产整顿的矿山,根本无法融资。面对此等困境,于海洋万分焦急,再耽搁下去,顺锋就要在自己手上被关停。可自接手顺锋以来,他接触了太多因企业生产停滞而陷入穷困的工人家庭,几百双愁闷却又饱含希望的眼睛注视着他,于海洋知道自己只有放手一搏。

于海洋做出了一个将影响自己终生的决定,他以自己经营的沈阳富通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做担保,自筹资金一个多亿带到顺锋,帮助企业走出泥潭困境。有了这笔资金注入,拖欠工人好几年的工资发了,采矿设备、运输机械买了,机器响了,轮子转了,铁粉出来了。顺锋成功通过考核,政府主管部门同意恢复生产,一个面临倒闭的企业重新活了过来,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但于海洋知道,这只是开始,一个企业的成功不是有设备与人工就能实现的,关键在于有先进而强大的组织力量带领集体走上正确发展的道路。

为了确保顺锋的稳步发展,于海洋先是把工人的基础工资提高到了当时辽阳地区最高的3000元。提升了劳保待遇,一下子点燃了工人们的积极性。接着,他又购置棉花村小学教室改造成顺锋办公大楼,以国有企业职工为骨干,大力招聘人才,健全了顺锋的领导机构,恢复了党组织与工会组织,出版了《顺锋报》作为企业文化阵地和员工交流平台,为企业的长足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制度基础和文化基础。在“我靠顺锋生存,顺锋靠我发展”的行动口号激励下,企业生产蒸蒸日上。经过2年多的苦心经营,铁矿刚刚艰难走出泥潭,恢复生产,扭亏为盈,不仅为地方提供就业岗位300多个,还安置了退役军人以及退役军人家属几十名。据顺锋的工人回忆,“于海洋来了3年,可以说企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提高了我们工人的待遇。”“我们的待遇与国有企业职工没啥区别,下岗的工人,想回来干活的随时可以回来,不想回来的,补助金也翻了番。”

2010年,顺锋实现盈利6000万。经过于海洋数年的苦心经营,顺锋从一个濒临倒闭的问题厂矿,一跃成为当地的知名企业、纳税大户,不仅还清了欠款,实现数千万的盈利,为地方税收做出了贡献。同时,顺锋还大量吸纳所在地棉花村的村民进入矿场工作,优先招工、同工同酬,确保土地被征用的农民有钱挣,解决了农民的后顾之忧,开创了企业与当地村民和谐共处,共同富裕的和谐局面。此时的于海洋信心万丈,他亲自设计了4000余平的“顺锋家园”,为了解决自1993年搁置至今的职工住房问题。除了吸纳农民职工,他还把给当地百姓的补偿调整到最高,还积极参与棉花堡村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所有人都对顺锋的未来充满信心,对自己的生活充满希望。在2010年3月30日出版的第七期《顺锋报》的顺锋语录栏目上,金黄色的矩形里框着这样一句话,“今天我们会很艰苦,明天我们会更加艰苦,后天我们将更加美好”。

折戟者于海洋

丘吉尔说过,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可是,对于2010年正全力以赴推动顺锋这架航母乘风劈浪全速前行的于海洋来说,他还没来得及向后看,就被一个巨浪打翻到大海的万丈深渊。这一翻就是十年,他最宝贵的十载年华,其中有五年零七个月在羁押中求死不得,求生不能;有近五年在恢复自由后一边疗伤,一边呼吁正义的裁决。

2010年12月,当寒冷的辽宁大地迎来一场又一场瑞雪之际,于海洋却迎来了人生的第一场风暴。12月8日,是于海洋生命中的至暗时刻,他因为电话里严辞拒绝辽阳当地黑恶势力索要顺锋干股的无理要求,被辽宁省公安厅以涉黑罪予以逮捕。

2013年11月20日,令人诧异的是,本溪人民检查院的起诉书竟然未提及涉黑,而以非法侵占农用地起诉;本溪中级法院判决无期,辽宁省高法依法于2014年12月8日驳回重审;本溪中法历时2年10个月,于2017年10月5日,改判为16年。

本溪市中法依据相同证据,一审判定无期徒刑,发回重审却减刑为16年有期徒刑。差异如此之大表明,法院在一审、重审过程中存在较大争议。

自2014年开始,本案持续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案经多名全国著名法律专家多轮论证,所有罪状均不成立;每到全省两会期间,就有部分省人大代表联名督办关切本案公正审理结案;多名企业职工自发给省法院及中纪委巡视组递交信访材料;一些知情老党员老同志,分别向两轮中央巡视组当面汇报反映情况,希望纠正此错案。中央巡视组答复转交辽宁省调查处理。

在多方力量的推动下,辽宁省高法于2018年4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2019年10月22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辽刑终320号判决,认定于海洋不构成贪污罪、行贿罪,改判于海洋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5年零7个月,而这5年零7个月正是于海洋被抓在狱的羁押时间。

2020年10月20日,于海洋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挪用资金罪和单位行贿罪提出申诉,要求改判无罪。

时代从不会因个别事件的跌宕而放弃自己前进的步伐,文明也不会因个别黑暗角落的暂时存在而放弃自己理性的光芒。正义必将用它摧枯拉朽的力量,扫荡历史的尘埃、腐败和蛀虫,催生出一个崭新的黎明!

于海洋在期待着这一刻!

然而,毕竟经受如此打击,于海洋已再也不是那个曾经意气风发要把棉花堡村建设成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于总,而是一度变成了一个絮叨、焦虑、颤颤惊惊的花甲老人。十年的压迫,让他生命的那根弦过于紧绷,身心遭受了极大的折磨。于海洋的糖尿病在羁押中愈发严重,并发症引起的视网膜病变让他的左眼业已失明,只留一只右眼孤独打量着出狱后陌生的社会。其他诸如心肺问题的病症也不时跳出来折磨着他,把他拉进十年期间那段痛苦的梦魇之中。于海洋姊妹7人,6个姐姐在他入狱当时就已同他断绝亲情关系,直到今天仍然视他为贪污受贿的罪人,老死不相往来。曾经的商业伙伴,不乏有人在他蒙难期间落井下石。费尽心血,拼尽身家一手挽救的2家公司,富通早已停摆,顺锋虽然仍在运营,但管理层几经变更也无人拾起于海洋曾经的规划,4000平米的“顺锋家园”仍然只是一张设计图,只有在有人过问的时候被顺锋的老员工从手机相册里调出来,成为于海洋申诉的无声佐证。

理想者于海洋

尽管任何一段历史都有其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可是,对于一个生命个体来说,十年,是其永远不可能从头再来的生命历程。在整个国家都在日新月异、蒸蒸日上的时代背景下,一小群人把任职的地方、部门变成了自己权力和利益的试验场。然而,时代的大潮永远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历史的滔天巨浪终将埋葬那些逆流而上的跳梁小丑和时代蛀虫。

2021年初,随着新年第一虎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原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的落马,沉默太久的辽宁大地终于迎来了它希望的春雷。而对于已经折戟十年的于海洋来说,他心中的那团火又恢复了热情的燃烧。

就在2020年底,本溪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将之前扣押于海洋近十年之久的货币资产和利息,以及两台汽车返还于海洋,当检方代表向于海洋鞠躬致歉时,于海洋说:“感谢本溪市检察院新一届领导班子能够重视企业诉求,为企业在营商环境上保驾护航。从你们的身上,让我这位共产主义信仰者又重新看到了司法的光芒、正义来临的希望。”

虽然遭受了10年苦难,于海洋始终还是相信党和国家,相信法律,相信正义,相信人间正道。

2021年2月22日一早,于海洋在几位顺锋、富通老员工的簇拥下,再次回到本溪检查院,为本溪检查院新一届领导班子送上一面锦旗,上书“依法治理之尖兵,科学办案之表率”十四个大字。在得知于海洋要给本溪检查院赠送锦旗时,身边的朋友都劝他,“他们迫害了你十年,你怎么还给他送锦旗去”。在于海洋看来,李文喜已经落马,本溪检查院也已经旧貌换新颜,新一届领导班子为当地营商环境建设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自己奉上这面锦旗出自真心,本溪检查院当然是受之无愧。

从九十年代中期就关注于海洋的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的资深一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赵国杰谈起此事,不无感慨地说:于海洋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在我所取得的诸多成就中,有一项获得天津市2002年社科二等奖的成果,即专著《企业发展战略的选择》(天津大学出版社2000年),就是我俩人合作的。这是基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天津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的最终成果。这个名头不算什么,其特色在于当时这本著作不是研究“企业经营战略”,而是别出心裁地研究“企业发展战略”,经营显然隶属于发展。而且当时研究企业发展战略的只有复旦大学的芮明杰、天津大学的赵国杰两人,前者的专著获教育部二等奖,后者的专著获天津市(省级)二等奖。不仅这样,于海洋还有先见之明地提出单列一章,专门研究“企业解困崛起新战略:广义Benchmarking ”,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虽然多年后不少学者专家开始研究诸如“失败学”之类的东西。我也曾后悔过我和于海洋开掘了一个研究新领域却放弃了,现在则非常惋惜有理论研究,又能有亲身实践的企业家于海洋遭污而身陷泥淖,致使两家有他就重显生机待蓬勃发展的企业,因无他而沉沦坠落多年啊!

辽宁,乃至东三省,由于公权掌握在李文喜之流的“更夫”、“守门人”手里,从而酿成该三省营商环境恶劣致使其经济发展断崖式下跌,中央两次振兴东北战略顶层设计效果不彰。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两个公司都企盼于海洋能重新履职,并使企业的合法权益和职工的利益都能得到保障,但终因深受李文喜帮派制造冤假错案之害的他至今仍未平反,而不得实现。如何保护优秀民营企业家,进一步优化辽宁省营商环境令人深思。

赵国杰老师的感慨和思考也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沉思,随着新一轮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一督导组到达辽宁沈阳,并立即着手破题督导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队伍教育整顿工作。于海洋不但看到了希望,更对自己蒙受的委屈和冤枉能早日大白天下充满信心。

于海洋,作为企业家,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是带领大家一起富裕,共享改革成果;于海洋,作为一个阴谋的折戟者,他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坚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历史之轮必将滚滚向前,永不会走回头路;于海洋,作为一个共产主义的信仰者,他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始终认为,某些个别蛀虫,并不能减损共产党的伟大,他没有一叶障目,他的目光,正越过自己的悲欢得失,眺往比远方更远、比海洋更辽阔的前方……

(周中华 宋金甫 )

精选图文

24小时排行榜

2004-2016 华人生活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2004-2016 hrlife.top All Rights Reserved